〖雪兔组〗

ooc预警!普灭有!玻璃渣有!

文/尉迟栖

【我想,人们身体里的每一个原子都来自一颗爆炸了的恒星,我们的一切,都是茫茫宇宙里的星尘。】
一片废墟。
那座屹立了多年,切断了他所有感情的墙,轰然倒塌。两面交错飞扬的旗帜,好像冲破了所有的束缚般。
寒风凛冽,10月的风雪似是要将他的身影掩埋。
我站在他的身后,风凌乱了他的发丝,夜幕之下,如同百年前在欧罗巴大陆坐拥冠冕荣光的雄鹰白旗。
我想要走到他身后,却总觉得愈走愈远。他常年不变的军装,露出的白皙皮肤,皮肤上的伤疤,都逐渐变为模糊的色块。夜在天边缓缓流淌,远处传来的人们一齐歌唱的声音,消散在空气中,像是星辰在浅吟,悸动了大地与风雪。
就在这时他转过身来,一切都在瞬间清晰起来——柏林墙上的涂鸦,地板上的纹路,他的瞳孔。
他张开了双臂,我站在不远处,淡淡地笑了。直到他逐渐透明,与漫天星辰融为一体,我仍在笑着。
我知道,这不是消失,这是回归。
所有人都听到了,夜色褪去,晨晓绽放的声音。

当寒夜远去,短暂的春与夏,在西伯利亚的寒原上苏醒之时。
我看到了一整片的向日葵。
它们就这样盛放着,明媚了整个北国。
光影下,世间只剩下那一片摇曳的花海,每一丝花芯的颤动,每一茎根叶的舞动,都盛满了细碎的阳光,影射着天空的蔚蓝,瞳孔的幽紫,发丝的银白,影射着颤动的心。
那人由暖阳化来,站在花海的尽头,衣袂随着金黄的花瓣儿在风中飘扬,满溢的温暖,险些将我融化。
双腿不受控制地跑了起来,漫天飞舞的花瓣擦过我的脸,而他在向日葵的拥抱中,回过了头。
他的身后变成一片朦胧,玫瑰色的双眸,白色的发丝,嘴角的弧度,曾经一遍又一遍描摹的面容,向我张开了双臂。
“你好,伊万·布拉金斯基。”
【如果那样的话,那我与他身体里的原子肯定来自同一个星球,即便它在亿万年前已经消失,但它的引力,还在吸引着两颗星尘相近。】

我睁开了双眼,窗外透进星星点点的灯火。地平线上的星辰隐在晨光之中,仿若坠落。
墙角枯萎的向日葵,悠悠飘落一瓣枯叶。

评论
热度(12)

© 城子酱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