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了点极东的玻璃渣,严!重!OOC

连着上一条一起看有奇效。

文/尉迟栖

昨夜的新雪覆了枯枝,整座城抵守着的残留绿意都被风雪吹散。院里的梅花兀自绽放起来,妖冶的红模糊了凛冬的料峭寒意。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王耀的发丝从耳后滑落,垂在了肩前。他拾起散落的书卷,起身向屋内走去。
未闭紧的窗子承受不住北国的寒风,被吹得吱吱作响。那漂亮的红梅亭亭立在苍茫大雪间,孤傲的影子填充了王耀琥珀色的瞳孔。
两枚破旧的御守,八月份肆意的阳光和被梅枝分割成几块的蔚蓝天空。
王耀鼻翼耸动,仍能回想起令人作呕的浓郁血腥味。即便如此,那也确实是个难得的宁静午后。

“nini。”
天空格外纯净,所有的杂质都被血与肉铸成的胜利筛去,只留下那一片映着暖阳的蓝,令王耀移不开眼。
不想移开,不想看到本田菊被鲜血染红的白色军服,不想看到本田菊冷漠的墨色双眸,不想看到被铁蹄践踏得遍体凌伤的大地。如果时光就此停下脚步,净蓝的天空不再变幻,该有多好。
“日/本,你不配喊出那个名字。”
本田菊愣了一下,抿唇低下了头。
天那样的好,却不再见那飞扬的日/章/旗。




他瞒着上司和人民,偷偷去了王耀住过的地方。
推开那扇陈旧的门,许是长年征战,这里并没有打扫过,本田菊的踏入惊起了不少灰尘。
那株梅花现在不过是几段枯枝残节,本田菊拿出怀里的两枚御守,踮起脚尖,将它们系在了高处的枝桠上。
一把武士刀所带出的漫天血光,王耀满身血痕,将那枚老旧的御守扔在地上,冷冷地说:“你日/本的礼物,我要不起。”
本田菊无奈地笑,这一对自己绣的御守,一只送给了王耀,一只留给了自己。现在却还是到了一起。
身上的伤隐隐作痛,他离开了这里。
暗处的王耀手紧紧攥住衣角,最后又无力地放开。
看向天空,延绵无际的蓝将云絮的尾儿染上浅浅的蓝色,墙角那棵高大的梧桐将燥热的阳光筛落,光与影浮动在微尘中,仿佛这片土地从未受过战争的摧残。这样一个好天气。


雪停了。嫣红的梅花映着暮日,雪后格外纯净的天空泛起了晚霞。
王耀折了一枝花,回屋将它插入瓶中。
万籁俱寂,只剩下那两枚御守,被折掉的枝牵动,轻轻摇起来。

评论
热度(10)

© 城子酱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