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西幻】【GL】无始-3



3.
这是第30次。
水底的萤石扎在脚心上会带来一丝疼痛,更多的是瘙痒,顺着血管爬到心脏时,便变成了一种不安与期待,随着身后巨大的羽翼在水面上划出的涟漪无限扩大。残阳漏过林叶间隙撒在身上时都令人感到被灼伤,而穿过花藤与树干的暖风会带来侵骨的寒冷。彼此纠缠的冰雪与火焰将少女的心折磨得将要停止跳动。
因为她的公主不见了,她还尚未有过正式见面的公主从森林中蒸发了2天,便把勇士变成了矫情的怀春少女,因见不着自己的爱人而眼泪汪汪,坐立不安,甚至感到千疮百孔。
飞鸟靠着溪边的石块坐下,孩子气地蜷成一团,只有指尖微微伸出,浸入水中,哗出水流遇阻的潺潺声。

她的声音就这样突兀地顺着水流漂荡而来,从飞鸟感触清冽的指尖渗入毛孔与血管,一点一丝地爬进她的心脏。她抬眸向上游望去,白色长裙的姑娘赤足踏在溯流而下的清溪中,被濡湿的裙摆在水中荡漾。

——“你偷走了一样东西。”

少女的眉眼如霜般冷淡,而不是那个坐在石块上歌唱的姑娘水塑成的娉婷婉约的模样。
飞鸟惶惶地站起来,惊慌失措向后退去,又被巨大的石块绊住了脚,近乎要向后摔去。她紧抿着唇看向她——浅金色卷发,青色的角,灰蓝色双眸。被慞惶洗刷的心与虚弱的灵魂又分泌出一丝欢喜来。
沐浴着亲爱的少女的目光,心与灵魂都胆小地思念着,如红色牝鹿渴望清溪,[1]却又亲吻着烈日光芒里从天上流下的快乐与要将细嫩的肌肤灼伤的灼热。
飞鸟将手背到身后,细长的十指绞成一块儿。
“我想……我是说,或许,我可以带来另一样东西。”
森林阒寂了,风不再吐息。飞鸟低下头,耀眼的金发垂在脚边,许久才又吐出一句:“来代替我偷走的东西。可以吗?”


她们交换了名字。
少女冷淡的容颜变得像春风一般柔和而掺杂点点战栗的寒冷。“Natalie”,她说到。“娜—塔—丽”,舌尖向上舔舐牙根,又分离,而在下一个音节再次重合。 婉转的、分三步的名字,舌尖与牙根三次的若离若即,似乎有从脚踝到发尖的悸动。娜—塔—丽。[2]

“我叫Ishtar。”飞鸟偏着头微笑地看着Natalie。
Natalie背光而坐,如红玫瑰盛放的残阳将她的轮廓细细勾勒,又投影在Ishtar透蓝的眼瞳中。而她的五官背着余晖被虚化成一片黑影,只有一双眼,还流转着光华。
亦流转着一位欢喜又胆怯的少女的身影。Ishtar倏地意识到,她长睫半掩的眼眸中,是自己的身影——因紧张被咬得殷红的唇,蹩脚地轻颤着的羽翼——贪婪地索取着与她对视的时间的自己。


-我的心,这只野鸟,在你的双眼中找到了天空。
-它们是清晓的摇篮,它们是星辰的王国。
-只让我在这天空中高飞,翱翔在静寂的无限空间里。[3]




[1]引自:《阿拉伯歌词仿作》雪莱
我虚弱的灵魂依旧在沐浴着
你的目光,亲爱的,
它思念你如正午红色牝鹿
渴望清溪,亲爱的…

[2]引自:《洛丽塔》纳博科夫
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洛一丽一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3]引自:《园丁集》31 泰戈尔

评论(4)
热度(5)

© 城子酱x | Powered by LOFTER